就是你們兩個傢伙! 折騰死我了這個禮拜 QQ


上星期四10.31 Halloween這天拔了下排的兩顆第一小臼齒;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不但比較不緊張,而且確實拔得又更快了,更在不知不覺中就下來了,這下所有牙齒都下來了,阿,忘記還有上排的智齒@@雖然林醫師當初不拔是因為可能會有用處,但他自己也說這機率很小很小,所以應該還是會拔掉,可是就先留著吧反正長得也很正(是說我嗎??)總之,我以為一切都非常順利,甚至應該比拔上排的時候順利,畢竟上次拔完上排的小臼齒後我就發炎了,還回去找林醫師處理。

沒想到!!!萬萬沒想到!!!這次我竟然狂痛!!!!!!星期五都還OK,跟他們去打球幹嘛的都很正常。就在星期六晚上的時候開始痛到有點沒辦法忍受......但我還是稍微忍住不take more pain killer. 我用上次林醫師給我的漱口水稍微沖一下傷口,不沖還好一沖我整個痛到腦門,雙腿一軟(彷彿看到台科大學生證)攤在洗手台上一動也不想動。就這樣痛到星期天,我早上是被痛醒的。星期天一整天都疼痛難耐,終於忍不住多吃了止痛藥,才能控制住疼痛。不過全部的藥在星期天晚上就會吃完,但我的痛楚依舊沒有減少,反而有變本加厲的情形,於是我終於受不了了在星期天晚上寫email給林醫師求助。

我字裡行間盡量維持理性和平沉穩冷靜,雖然初稿的開頭就是「林醫師~~~~~~~~~~~(吶喊)我的傷口好痛喔~~~~~~~~~」接著整封信都用「~~」波浪來表達我的痛楚跟呼救,期盼林醫師能夠透過冰冷的文字些許感受到我快要承受不住的痛苦。但在二度校稿的時候全部被我砍掉重練,改成「林醫師,上禮拜四拔下面的牙傷口持續疼痛至今...blablabla」有如主播播報新聞般實事求是不言過其實不參雜個人情緒以中立態度盡可能呈現最接近真實的情況,為的就是不想被林子堯醫師以為我是個小屁孩只會鬼吼鬼叫一點點痛都忍不住。

雖然周末的時候我不斷在質疑我自己的耐痛閾值是不是真的很低,畢竟我看全世界的人拔小臼齒都沒像我這樣阿(好啦,套句林醫師說的,不能說"100%"或是"不可能"這種字眼,所以 "全世界"是我誇張了)但我又想到許雅惠說她打骨釘也是一直失敗;一般來說骨釘失敗率1% ,偏偏就被她遇上了,那也許我也是就這麼倒楣偏偏被我遇到拔個小臼齒也能痛成這樣。

星期天晚上寄信給林子堯醫師後他還蠻快就回我信了(通常他都會到隔天早上六點回信),內容簡單來講就是

1. 怎麼會痛成這樣呢?很不尋常
2. 是不是生活中有壓力?
3. 繼續吃消炎藥

於是我忍阿忍的,從內子宮忍到外太空,僅存的兩顆止痛藥吃掉後趁稍稍沒那麼痛(但還是痛)的時候趕緊睡著,連電話都不跟李仲祥講了。到了星期一早上五點多被痛醒,這一張開眼睛迎接我的不是秋天溫暖的陽光、不是棉被裡暖和的體溫,也不是哈娜可愛的水汪汪大眼睛,而是那來自下顎左右兩邊第一小臼齒原本牢固的家現在變成廢墟的牙洞傷口傳來的一陣一陣痛楚。即便早上醒來嘴巴很臭口水流滿枕頭蓬頭垢面衣衫不整我還是保有氣質,髒話只在心裡罵而沒有說出口;內心罵了五次國罵後嘴巴只稍稍呻吟一聲,以為是在恩愛的情侶怕隔壁室友聽到而拼命忍住的淺淺的呻吟。已經沒有止痛藥了.....我該怎麼辦???還那麼早診所也沒開,我又不敢貿然吃自己的止痛藥,我怕混來混去的混出問題。只好拼命看八卦板轉移注意力。忍到七點出去買了生理食鹽水回家趕緊rinse一下傷口看能不能紓緩一下。確實有達到舒緩的目的,不過大概只維持幾分鐘之後從傷口傳來的疼痛訊號又開始攻擊大腦作業系統,一直不斷發射出"Mayday Mayday"的訊息讓大腦無法忽視。我那時在想分娩也沒那麼慘,好歹分娩還會停留個一分鐘30秒是不痛的,我可是一直一直在痛耶!而且我慢慢相信總有婦女說「牙痛痛起來比生小孩還痛」的這席話了。以前我總覺得放屁,生小孩大概是全世界最痛的吧,怎麼可能牙痛比生小孩痛?一定是你們這些媽媽忘記當初生小孩有多痛了,在加上從小到大我牙都顧得還OK,沒什麼蛀牙的記憶,所以根本沒感受過牙痛到底有多痛。現在我要為以前的無知道歉,我慢慢相信這真的會比生小孩痛了(等我以後有機會生我再來比較看看)因為這痛是不停的ㄟ!一秒都不放過我的那種!!如果牙齒真的蛀到牙根或神˙經,那種痛苦。。。。。。。。。我還是不要想像好了@@

終於到了九點半我騎腳踏車去優式拿藥。這路上我覺得我好可憐,我的牙痛到快沒力騎腳踏車,痛到我的眼淚在眼眶打轉,再加上下著大雨但我不想走路因為太慢了,我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拿到止痛藥,這一幕連我自己都覺得心酸。進到診所後用我微弱的力氣報了名字和生日後拿到了消炎止痛藥,我立馬在診所內就吃起來。

不知道是真的太過痛到我無法忍受還是自己也覺得忍太久了好像看到救星而鬆懈下來,總之我在診所裡吃藥的時候竟然掉眼淚。之所以說掉眼淚而不說哭是因為我不知道我是真的難過還是痛到掉眼淚,畢竟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好難過的,又沒人害我這樣。為了不想讓診所內的人看到這狼狽的一樣子(披頭散髮帶著鴨舌帽穿帽T又沒刷牙洗臉的)我吃完藥後連忙走出診所,坐在診所外面的椅子休息等藥效發作再騎車回家,不然我真的怕我痛到摔倒在雨中沒人來救我。但就在這段時間裡我眼淚掉不停,一邊發抖一邊捏著自己的雙手試圖分散點牙痛的注意力。我千想萬想真的想不出到底為何兩個小臼齒會把我搞成這樣?我連拔智齒都沒弄成這副德性,為什麼這麼簡單的拔牙卻讓我痛成這樣?

從星期六開始痛的時候我就一直都很早睡,一來是想讓身體有抵抗力不要因為作息不正常而變更嚴重;二來是睡覺就不會感覺到痛了,反正不睡我也是痛到什麼事都做不了。星期一下午兩點多吃了兩顆止痛藥後勉強吃了碗稀飯果腹,這一吃吃到晚上六點才吃完@@星期一睡前終於又還是痛到受不了,傳了email跟林醫師說希望隔天星期二去見見他,好好談一下我們之間這個狀況,一直逃避總不是辦法,是時候該處理一下了。

今天下午三點李先生非常準時就送我到優式,我一刻都等不了。跟林醫師解釋了一下我的問題以及怎麼樣會痛。他先用風吹我的傷口,不怎麼痛;再用生理食鹽水清洗一下傷口,有點痛但還行!跟過去那幾天的痛比起來這真的是XX比雞腿。但林子堯醫師一用Chlorhexidine一沖下去,我立刻落下兩行清淚。他再沖一下後我第一次舉起了手示意他暫停;這是我第一次拒絕他,以往我都任憑他拿一堆奇怪的東西在我嘴巴裡鑽來鑽去勾來抹去的毫無怨言,頂多偶爾瞇一下眼睛模仿李奧納多,但這次是可忍孰不可忍,人也是有尊嚴和底線的(干尊嚴什麼事阿XD)。林醫師也許感受到從牙洞飄出來的Mayday 訊號,他停下手中萬惡的漱口水,把椅子升起來,我漱了個口,轉頭用一雙哭得唏哩嘩啦的眼睛大大地瞪著他。林醫師大概也嚇到了,自言自語說怎麼會痛成這樣。接著開始對我解釋有哪些原因可能會痛成這樣。說真的我根本沒心聽他講;雖然眼睛看著他可是我的注意力一直在傷口上。此時的我根本不想知道怎麼會造成這樣,我只想知道快XX的給我止痛!!!!!!!如果現場沒有聲音只有畫面,觀眾一定以為我在拍偶像劇,因為我就這樣狠狠地看著他,他一直在做出解釋的動作,然後我的眼淚就一直掉,觀眾都要開始罵他了「你這個負心漢!!李詩麗這麼相信你,把自己全部交給你,你竟然這樣傷害她,現在還想要為你的所作所為解釋???」林醫師最後決定開另外的處方藥給我。他說那是牙科裡面最強效的止痛藥。我內心有點害怕,因為萬一以後打骨釘或是幹嘛的有更痛的時候怎麼辦?你現在就對我使出殺手鐧那之後怎麼辦??不留個一張王牌最後再打嗎??這樣好嗎????但當時坐在診療椅上的我真的沒辦法對他說那麼多話,我只能一直摁摁摁回應他。

這次拿這麼處方藥需要健保卡,好死不死昨天衝到診所拿藥的時候想說把健保卡帶在身上好了,結果今天就這樣沒帶著,於是又勞煩李先生載我回家拿健保卡,順便還看到哈娜把垃圾桶的衛生紙咬得亂七八糟還尿了一大泡尿在房間地板上!我當時真的無力扁她,只想快點清乾淨這一切回到診所拿到所謂的超強止痛藥!

後來出了診所我先補吃一顆原本黃色的止痛藥,想說還是先不要動用到那麼厲害的王牌好了,等到真的受不了的時候再吃。也還好這時候黃色的止痛藥已經能夠稍微安撫我的心靈和傷口;雖然還是痛但至少能夠稍微堆出一些笑容和李先生對話,不然本來我是完全哭著一張臉一個字都不想說。

其實真的是很感謝林醫師啦,我想他真的被我嚇到了,他一直很納悶為何拔智齒看我好像還好,但小臼齒卻會痛成這樣?我當時拔完智齒還寫信給林醫師問說為什麼網路上大家都一直喊很痛而我卻沒什麼感覺?想想我真白目,一定是老天爺看我得了便宜還賣乖,所以乾脆把拔智齒的痛苦全都轉到拔小臼齒上面讓我一次痛個夠!也是蠻謝謝林醫師每次都早上回信的但這次卻都在晚上就趕緊回我email, 也在今天三點我一到診所,屁股都還沒坐下就立刻把我邀請進去處理。

晚上去永康街吃飯,真的很好吃,因為我很久沒有吃到這樣這麼有味道的菜餚了,可是一來後面臼齒跑位,我根本無法磨食物,二來我好害怕食物掉到牙洞裡面會讓我痛慘,所以我根本是囫圇吞棗地亂吞。李先生吃完後問我是不是都沒咬食物就吞進去,我說我們點的都很軟阿,用上顎舌頭磨一磨就可以吞了,但還是被抓到飯也是用吞的根本沒咬。我們點的東西:南瓜豆腐湯(軟到不行,豆腐是雞蛋豆腐超嫩)、芋頭排骨(芋頭燉到入口即化,真的是舌頭磨一磨就可以吞了)、封肉(這是唯一一個我比較吃不了的)還有蒜泥蚵(這個也很軟,稍微用舌頭磨個幾下就OK)。

李先生那樣問我的時候真的讓我有點心酸。我從星期五之後就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星期六喝了我媽煮的麵線湯,只有湯和一點點菜、蒸蛋、火龍果;星期天自己煮了一鍋沒什麼味道的稀飯,把料都燉到很軟用吞的就可以,配上一碗蒸蛋,飯後吃了一小碗豆花後又開始劇痛;星期一那鍋稀飯還被我媽弄到整鍋都是焦味,我還是照吃,因為不吃我就沒有這麼軟的東西可以吃了,所以雖然都是焦味超噁我還是配點肉鬆就吃完了;一整天就這樣吃一碗焦掉的稀飯。星期二的今天很幸運睡到早上十一點多,起來還是很痛,又多吃了兩顆止痛藥,不敢吃東西,連喝東西都不敢。就這樣撐到晚上六點多跟李先生吃一頓飯。其實我何嘗不想好好吃個飯?之前只有牙齒拉線的痠軟時至少很軟的東西還可以吃,但現在是連液體進去嘴巴我都會痛到不行。今天晚上吃飯之前我就先吃了那個超強止痛藥,以免自己傷口碰到食物後開始痛到捲曲起來,我可不想在公共場所捲起來。但即使吃了那麼止痛藥,再進食的時候還是會隱隱作痛,所以只好趕緊吃一吃隨便吞進去不要讓他等太久,不然照昨天那樣吃飯的速度(一碗稀飯從下午三點吃到晚上六點才吃完)大概十點我還離開不了餐廳吧@@

落落長打了這麼大一篇,殊不知這只是個拔小臼齒而已。。。。。。。。。。搞得好像已經拆矯正器一樣有諸多感言。很感謝過去這幾天老師群組讓我一直發洩痛苦以及轉移我的注意力,感謝林醫師一直被我的email嚇死,也很感謝李先生讓我好好休息之餘又能適時地關心我。一直以來我都不太想跟李先生抱怨矯正過程的不適,因為畢竟講難聽點這是我自找的,他沒必要承受我的痛苦和碎念,但這次因為真的太痛了,我還是不小心跟他說了一些我真的蠻不舒服的話(我講出來的痛大概是我真正痛的1/10而已吧)昨天晚上痛到快受不了竟然傳了fb說我是不是要去掛急診?因為我真的痛到全身冒冷汗發抖。當他說他要從基隆過來陪我去掛急診時其實我已經好很多快要睡著了XD用FB所以他沒第一時間收到訊息,但用FB是因為一來我無法講話,二來打手機的字速度慢很多,三來我剛好在用電腦就順便傳了一下。但聽到他這樣關心我的話語,真的很感動,畢竟連我爸親眼看到我痛到話都說不出來時他還是在交代我要怎麼清掃花園跟澆花(那時候我真的痛到無法說話了),後來我爸看我都不說話就問我怎麼了?我很勉強擠出幾個字說「牙痛」他說「矯正喔?好啦去休息啦,記得要澆花喔!」然後我媽看到我昏睡在床上痛到不行的時候還一直過來問我line要怎麼用。我覺得我脾氣好很多阿,這種時候我還能耐著性子忍著痛跟我媽解釋.....我媽看我虛弱成那樣也沒說什麼,用完line後拍拍屁股走人,還在客廳跟我鬼吼鬼叫說哈娜在客廳廁所大便@@所以相形之下老師群組的各位還有李先生即使沒看到我痛苦的樣子都能不吝於給我拍拍,我真的感到非常欣慰!

我認真地希望之後再也不會這麼痛了。。。。。。。。老天爺我不該小看智齒的!



後記 2013.11.05  23:30

剛剛十分鐘前林醫師特地傳了email過來說我可能是乾性齒槽炎。他真的是一個很棒的醫師,都這麼晚了還惦記著我的事特地傳email過來。大概看了一下他貼的維基連結反正就是個發生機率不算太高的症狀。唉...............換個角度想,像許雅惠說的壞運都在現在用掉了,後面矯正過程一定會順順利利的!

 

(其他矯正文:http://reishihlilee.blogspot.tw/search/label/%E7%89%99%E9%BD%92%E7%9F%AF%E6%AD%A3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850284 的頭像
s850284

Mirai

s8502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becca C
  • 我9月份矯正的~我是先上矯正器才拔牙
    好像是牙齒比較容易拔下~
    剛拔完右邊第一上下小臼齒.........
    前2天還不會痛~我還在FB說根本是無痛拔牙嘛!
    現在我想收回這句話.....痛到我快升天了...
    醫生給了3天份的藥不夠...自己到藥房買了20顆止痛藥
    星期六下午拔完牙到現在~我已經吃了14顆止痛藥了= =
    不知在吃下去會如何~(我這裡拜6還要拔2顆ㄚ)
    我真的無法忍受這種一秒都不放過的牙痛......
    一起加油忍耐吧!(握拳)
  • 加油哦!看你要不要去藥局問問看有一種止痛藥的成分ibuprofen我那個時候就是吃這個成分的止痛藥,勉強還算有一點點作用.

    會不會是乾性齒槽炎呢?你要不要跟牙醫確認一下?因為我覺得乾性齒槽炎痛起來真的是會要人命@@

    s850284 於 2013/12/28 02:49 回覆